宜宾一健身教练居然在上课时解开女学员内衣!

0 Comments

,她和照顾她的丈夫周先生寻求了全国各地名医教授,以及普拉提、瑜伽馆等一些脊柱专家老师。这些专家普遍认为,艳女士可以做手术,但是手术需要把脊柱的每一节都取下来,然后重新安装钢钉,代价很大。而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治疗办法,就是

后来,艳女士在同事那里了解到,宜宾财富广场5栋某健身房工作室可以治疗脊柱侧弯患者。于是艳女士抱着希望去该健身房工作室咨询,了解到该健身工作室为某男教练和某女教练所开的夫妻店。

这两位教练经过评估后说,艳女士如果不及时治疗将会导致瘫痪甚至影响呼吸而死亡。女教练还说,他的老公,也就是这名男教练,在纠正脊柱侧弯方面很有经验,100节课后脊柱侧弯就会有很大好转。

艳女士和周先生的家里并不富裕,但是本着治病求医的心理,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顶着高额的治疗费用来到了这家健身工作室进行康复治疗,尽管这家健身工作室从始至终都没有给周先生和艳女士看他们的医疗资质和营业资质等相关证件原件。

300元一节治疗课,他们一共买了100节课,治疗费用共计3万元,一次性支付给了这家健身工作室。

一次,在上课的时候,男教练找借口说,要求艳女士把健身内衣解开,称这样才能看清艳女士后面脊柱的全部情况。本着急于求医的心态,艳女士只好答应,心里想着快些把病治好。

周先生由于平时工作繁忙,没时间陪伴妻子去做康复治疗。3月中旬的某天晚上,周先生选择陪着妻子艳女士去这家健身房治疗。刚到,顾教练就让患者艳女士趴在健身床上,并且把艳女士的健身内衣扣解开了!这时,旁边的周先生震惊了。周先生反复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随即他拿起手机开始录制视频,选择用法律手段来捍卫自己的权益。

事情发生后的第二天,周先生咨询了全国各地的几个知名普拉提、瑜伽、施罗斯康复老师以及公立医院的脊柱医生,他们给出的答案都是,无论职业道德素养方面,还是医学硬性要求上,在给患者治疗或者检查男女性隐私部位时,必须有第三个人在旁边,并且不能有过多的身体接触。

周先生认为,这严重损害了自己和老婆的权益。于是,周先生就带着妻子艳女士去找这两位教练,希望他们能够给个合理的说法。周先生提出,要求赔偿本金3万元,另外支付精神损失费2万元。而两位教练坚决不同意,周先生就主动去派出所报了警。

警察给这位女教练打了几十个电话都未接听,甚至发了短信也未回复。警察决定和周先生一起去这两位教练的家里了解情况。到了家门口,敲了十多分钟门没人应答,之后周先生又和警察3人到达宜宾财富广场,那时候已晚上10点钟,运动健身房也关门了。

后警察决定重新返回这两位教练的家中,但是敲门仍无人应答,在查明了两个教练的身份信息后,警察随即拨通了男教练父亲的电话,让他的父亲通知他,派出所正在找他,需要了解一些情况。在这时,这名男教练才把门打开,警察将其带回了派出所。

在警察的协调下,这对夫妻教练只退了周先生艳女士夫妻25300元(剩下的治疗课的费用),并称,上了的治疗课的钱不退给周先生和患者艳女士。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彻底地激怒了周先生。周先生发现,这对夫妻教练在没有经过艳女士本人同意的情况下,擅自把艳女士的后背裸体照片发布到他们社交平台,以宣传自己所谓的康复治疗。

事情发生后,周先生咨询了律师,律师称这已经触犯了《民法典》第一千零三十二条规定,自然人享有隐私权。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刺探、侵扰、泄露、公开等方式侵害他人的隐私权。

周先生认为,这位男教练动机不纯,心怀不轨。自己的老婆受到了极大的屈辱,给其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周先生接着说道,自己会誓死维护自己的权益,绝不退让。也告诫所有遇到这种情况的人,不要退缩,拿起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