逮捕800名内鬼泽连斯基策划了一出谍影重重的大戏|京酿馆

0 Comments

当地时间7月25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解除了乌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副主席杰姆琴科的职务。此举标志着泽连斯基近期对乌克兰强力部门的清洗达到了新的高峰。

7月23日,乌克兰国家调查局正式指控乌国家安全和国防委员会前副秘书长西夫科维奇犯有叛国罪。指控书称,“西夫科维奇在莫斯科设立了一个‘政治办公室’作为掩护,其员工表面上似乎从事社会政治活动,但实际上对乌克兰进行情报和颠覆活动,为俄联邦安全局人员提供帮助。”

俄乌冲突以来,已有至少800 名乌克兰人因“从事破坏活动或收集情报”被逮捕,泽连斯基将这一过程称为“自我净化”。本周一,泽连斯基在讲线 起针对乌克兰执法部门和检察机关人员“通敌叛国”案件被立案,涉及检察官办公室、预审调查机构和其他执法机构。

因历史原因,乌克兰内部一直存在亲俄势力。俄乌冲突爆发前,被划为亲俄阵营,能够公开、合法活动的党派团体至少有11个。其中名声最大、实力最强的是梅德韦丘克领导的“反对派平台-为了生活”党,该党在乌克兰最高拉达(议会)是第二大党。

俄乌冲突爆发后,“反对派平台-为了生活”党一度缄默,但今年3月份,该党曾公开发表声明称反对俄罗斯的军事行动。尽管如此,3月20日,乌克兰国家安全委员会还是指控“反对派平台-为了生活”党与俄方有联系,随后泽连斯基下令暂停了“反对派平台-为了生活”等11个政党的议会活动,并软禁了梅德韦丘克。

与这些疑似亲俄的政党相比,乌克兰国家安全委员会组成机构之一的国家安全局,则带有明显的亲俄基因。因为乌国家安全局本就是由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克格勃)乌克兰分部演变而来,许多身居要职者对俄罗斯怀有感情。

今年3月份,俄乌首轮谈判后,参加谈判的乌国家安全局成员基里耶夫被当街枪杀,就被认为与他“通俄”有关。

泽连斯基不能容忍乌国家安全局有亲俄派继续活动的空间,是他展开大规模清洗的重要原因。

另据美国“政客”网站的分析,泽连斯基可能正借用战时的特殊权力来巩固己方势力。

俄乌冲突爆发第二天,泽连斯基就成立了最高统帅部,亲任最高统帅部主席和武装部队最高统帅,中止了国家安全委员会职能的运行。这也为他如今对强力部门进行清洗创造了条件。

乌国家安全委员会由总统、总理和外交、国防、国家安全局等部门主官组成。成立最高统帅部后,所有的权力就转移到了泽连斯基一方手中。因此有分析人士认为,泽连斯基清洗行动的最大受益者是乌第二号实权人物、总统办公室主任叶尔马克。

叶尔马克是电影制片人出身,与泽连斯基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叶尔马克一直扮演与西方讨价还价、发布乌克兰战略决心的重要角色。

公开报道显示,叶尔马克最近表示,乌克兰必须在冬季以前赢下这场战争,以防与俄罗斯长期作战。为此,西方必须供应更多武器系统,如能够精确打击俄军军火库的“海马斯”多管火箭炮系统。

可以说,泽连斯基之所以对乌强力部门进行清洗,是有明确的行为逻辑的,即防止变生肘腋,同时集中战时权力。

但清洗行动也可能会掀起其他链式反应。比如其可能为美国势力进入乌克兰情报机关敞开大门。

其实自2014年以来,西方情报机关、舆论就一直在渲染俄罗斯对乌克兰内部的“渗透”,其中之一是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部情报总局(格鲁乌)旗下“29155部队”对乌克兰的破坏行动。

尤其是,2月24日俄乌冲突爆发后,德、法等欧洲国家已经以“从事间谍行动”为由驱逐了400多名俄罗斯外交人员。

这些举动客观上增加了泽连斯基对内部人的担忧,同时为美国势力的进入打开了大门。现在,乌国家安全局内部就成立了一支接受美国特训的特种部队——“阿尔法小组”。而俄方的“29155部队”也被称作“阿尔法部队”。

此外,大清洗还可能引发乌克兰社会的普遍恐慌。据英国媒体近日报道,乌克兰尼古拉耶夫州州长维塔利·金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他计划封锁该尼古拉耶夫市,以调查“涉嫌与俄罗斯勾结”的人。维塔利·金甚至称:“我怀疑每一个人。”——这一说法不禁令人联想到孔飞力的名著《叫魂》。

国家冲突期间,情报战、信任甄别在所难免。可如果相互猜疑的种子在民众心中深深埋下,让外部势力趁机而入,解决俄乌冲突可能将更加艰难。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